为争取华裔选票 澳大利亚政客争相使用微信

Author
iWORLD
Date
2019-04-23 15:01
Views
36
本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工党领袖戴利(Michael Daley)在选举中失利,他此前的“亚裔年轻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言论让他付出了沉重代价。

他的选举失利,也让人们体会到,中国社交网络平台微信在即将到来的澳大利亚联邦选举中可能扮演的关键角色。

据报道,在戴利的言论被公开后,自由党候选人、华裔澳大利亚人容思程(Scott Yung)在微信上发表文章,指责戴利是“种族主义者”。容思程说,这件事最终使他在Kogarah选区席位争夺战的初选中领先8.4%的票数。

工党在2016年联邦选举中惨败,微信可能也发挥了一定作用,当时自由党在维多利亚州关键选区成功地利用了这个社交平台。

主流政客纷纷开通微信账号


对澳大利亚政客们来说,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微信这个平台上是一个明智的策略。2016年的人口普查显示,澳大利亚大约有120万华裔。在这些选民中,约有51万人出生于中国,其中59.7万人在家中讲普通话。绝大多数说普通话的居民使用微信作为他们的社交媒体平台。

澳大利亚主流政界人士长期以来一直使用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平台来吸引选民,他们使用微信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

2月初,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开通了他的官方微信账户,以迎接即将到来的联邦选举。但是他并不是首位开立微信账户的澳大利亚总理,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在近六年前就开通了微信账户。

2017年5月,反对党工党领袖比尔肖滕(Bill Shorten)开始使用微信,而克里斯鲍恩(Chris Bowen)则是首位拥有微信账户的联邦工党政客。2017年10月,他成为第一个通过微信直播与华人社区进行实时互动的政界人士。

为了提高和斯科特·莫里森对决的竞争力,比尔肖滕本周第一次举行了微信直播互动会议,面对500名微信用户回答了的提问。

澳大利亚联邦和州一级的主要政党,以及越来越多的联邦、州和地方一级的政治家——包括克莱尔·奥尼尔、克雷格·朗迪、大卫·科尔曼、萨姆·克罗斯比、克里斯·明斯、乔迪·麦凯和其他许多人——现在都开设了微信账户。

华裔候选人使用微信


来自香港的移民廖婵娥(Gladys Liu,自由党)和来自台湾的移民杨千慧(Jennifer Yang,工党)正在利用微信来争夺维多利亚州奇泽姆选区的联邦议员席位。

微信不只为主流政客争取华裔支持提供了有效途径,而且也为华裔候选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竞选平台,来争取华人社区的支持。在最近的新南威尔士州选举中,容思程是科加拉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也可能是联邦选举的候选人。他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成了名人,得到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报道。

这些人以及其他政治人物通过在“朋友圈”(Moments)上发布材料来宣传他们的资历和政策。“朋友圈”是微信的一个功能,允许用户联系他们“朋友圈”内的所有人。他们还拥有众多保持活跃、经常互动的微信群,这些群组都是自己成立的兴趣团体,很多微信群中有多达500名说中文的成员。

澳洲政客需要专门的微信策略

微信能否帮助联邦候选人赢得华人的选票,取决于未来几周候选人准备在多大程度上投入到微信上,以及他们的沟通策略有多有效。

到目前为止,两大政党似乎都没有针对微信的协调战略沟通计划。用户尚未看到他们各自在关键问题上的政策之间有明确的比较。也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派别的政客已经想出,如何将政策转化为华裔选民能够理解或认同的信息。

第一个问题似乎在于政客们试图使用微信作为自上向下、发送方到接收方、单向的通信工具。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政客的账户是由说中文的助手维护的,这很难增加他们的曝光度。

 

政客要把华裔社区当成“自己人”


上个月,联邦参议员巴里奥沙利文(Barry O ‘Sullivan)在参议院预算听证会上发表评论称:“我们更有可能遭遇某个该死的‘中国佬’的生物安全威胁,把他最喜欢的香肠藏在内裤里带进澳大利亚。”此后,中文社区一片哗然,澳大利亚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微信上表态反对奥沙利文的言论。

但一些华人评论人士注意到,莫里森的声明只出现在了微信上,只有中文版本。在华人社区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政客使用微信仅仅是为了安抚一个特定的族裔人群,同时不愿意因此而疏远“主流选民”。这一事件应该提醒所有政客,通过微信针对华人社区,对于竞选整体来说可能会适得其反,特别是假如这些人群觉得自己只是被使用微信的政客当作是“非主流人群”。

很明显,微信现在是澳大利亚政客们的必争之地,随着联邦选举的临近,这个战场上的竞争只会愈演愈烈。如何最好地利用微信,赢得关键选票,是澳大利亚政客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

<中国新闻网>